笔趣阁 > 恐怖悬疑 > 遗失的那段旧时光 > 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(二)

辛颖在众人热情的围观下感觉自己像马戏团的猴子,浑身不自在。而且居然还有不少人放鞭炮,辛颖一路捂着耳朵跟在杜飞身后。好不容易听杜飞说:“到了!”

她赶紧抬头看,只见他们来到了一栋顶部盖瓦的三间两层的木房前面。房前有一块两米左右的地坪,地坪上有块竹编的席子,上面晒着稻谷。房子有些旧了,似乎还有一点斜。绿色的窗前有一条竹竿,上面晾着刚洗过的衣服,还在滴着水。

突然从屋边的过道里窜出来一条汪汪叫着的狗,吓了辛颖一跳。杜飞忙把她揽在身后,说:“别怕,它不咬人。”然后转身对够喝道:“肥肥,不许乱叫,吓坏我老婆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
那条狗果然不叫了,还冲杜飞摇起了尾巴,过了最初的惊吓,辛颖觉得这条狗还是很可爱的,这是条土狗,黄白相间的毛,两只耷拉着的耳朵见到杜飞还忽闪了两下,尾巴摇个不停,它似乎能听懂杜飞的话,冲辛颖看了一眼,讨好的摇了下尾巴,接着就跑进家门。辛颖也跟在杜飞后面进了家门。

没想到辛颖一进门就来了个狗吃屎。她尴尬的爬起来,发现害她摔跤的元凶居然是――门槛。辛颖真的是欲哭无泪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下马威吗?这间房没有地板,而是黄土地面,这下辛颖真成了吃土少女了。

辛颖正在沮丧,刚刚的狗从房间里跑出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六七十岁的矮个子女人,胖胖的,穿着一套半旧的碎花衣服,脚穿一双粉红色拖鞋,看到两人后高兴的合不拢嘴,她嗓门很大:“哎呦,飞飞回来了,这就是辛妹吧?长的可真漂亮,哎呀,这鼻子上怎么都是土?”

杜飞笑着说:“妈,这是辛颖,你刚才没看见,她一进门就给你磕头了!”

辛颖偷偷捏了他一把,说:“妈,您好,我是辛颖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杜飞妈妈很热情:“哎呦喂,乖乖,真好,嘴真甜,累了吧?快来坐。”说着就拿过来一个小板凳给辛颖坐。小板凳应该有些年头了,上面被磨的发亮,木头的年轮凹陷处都是黑黑的经年老垢。

辛颖不敢坐上去,就说:“妈,我不累!”

“走了这么远的山路怎么可能不累,快坐,妈去给你们煮面。”

说着就把辛颖按在小板凳上坐定,自己去厨房了。

辛颖马上站起来说:“妈,我帮您吧!”

“哎呦,不用,你坐,我一会儿就好。”说着又把她按到板凳上。杜飞的妈妈力气很大,辛颖无法,只好坐下。

杜飞帮腔说:“你就坐着吧,我妈那倔脾气,你扭得过才怪,走了这么久,休息一下,安心等着吃。”说着他自己也搬了个小板凳挨着辛颖坐下。

辛颖开始打量这间屋子,这里是整栋房子的正中间,大门开在这间房中间,两侧各有一个小门,门后应该是卧室。门边有拉绳的电灯开关,连接裸露的电线,电线连通的是杉木房梁上挂着的一盏白炽灯。四周的板壁已经发黑,杂乱的贴着一些一寸左右的不干胶明星照片,正对大门的位置摆放着是祖先牌位,牌位旁边有一小门,刚才杜飞妈妈就是从这道门去厨房。这里应该算是客厅,但是没有辛颖熟悉的沙发、茶几,只是靠墙有一张矮桌,桌边有几个不尽相同的小板凳,应该都是手工做的。地面没有铺装,而是裸露的黄土,正中间有一小坑,小坑上放一铁质炭盆。

这里的生活也太原始了!

杜飞在旁边关心的问道:“我说过我家有点穷,现在见到了,有没有吓到你?”

辛颖现在是爱情至上,就算是砒霜都感觉像蜜糖,从没吃过苦的她初到这里虽然是有点不习惯,但也觉得很新奇,感觉像是陶渊明的隐居生活,所以她由衷的说:“当然没有了,我很喜欢这里,像是世外桃源。”

杜飞握住辛颖的手深情地说:“你简直就是我的天使,能遇到你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!你家那么有钱,你却愿意跟我过穷日子,真的谢谢你。”

“哈哈,你太夸张了吧?我家也只是平常人家,而且当初如果没有你,我可能已经……”

“颖儿,别说了,无论是谁碰到那样的事都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

辛颖刚想说什么,杜飞妈妈端着两碗面出来了“飞飞,辛妹,快点来吃面了。”

辛颖忙起身接过一碗面说:“谢谢妈!”

见杜飞把面放到墙边的矮桌上,辛颖也照样放在桌上。杜飞拉着辛颖去厨房洗手,厨房是在主屋边另起的半开放式建筑,石头和杉木结合,斜顶,上盖树皮,厨房很宽,窗户只是木条,没有玻璃,靠墙有一口小的两口大的共三口土灶,最小的那个灶里还有未燃尽的木柴,锅里有水,刚才应该就是在这里煮的面。

杜飞从一个大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出来倒进灶边的搪瓷脸盆,又从一个温水壶里倒了点热水来掺,招呼辛颖道:“来洗吧,家里条件简陋,将就一下吧!”


状态提示: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(二)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