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军事历史 > 大明王冠 > 第三百七十一章 伯爷而已,安敢欺我?

王宁微微蹙眉,盯着这位不知死活的天子宠臣,不知他在打什么算盘,出使安南,两百儿郎,只有十来个回到了应天,整个京营儿郎义愤填膺。

什么时候,论到他安南猴子屠戮我大明雄师了?

使团的人都是吃狗屎的?

我大明雄师和漠北铁骑打得有来有回,你安南猴子安敢欺我大明无人,袍泽死在你安南叛兵手上,岂是你区区五百颗叛兵头颅可以泄愤的。

这几日王宁的案头上摆了好几本请战册,更多的已经送到五军都督府,只不过被丘福按了下来——这个时日,成国公朱能在外镇守。

王宁笃信,此刻徐辉祖和黄昏到了军营,能被无数汉子围起来,一顿乱拳之后生吞活剥了,你们既然要去找死,我王宁被必要拦着你。

王宁也有私心。

他是支持朱高煦的,而黄昏有支持朱高炽的趋势,他巴不得黄昏死在军营乱拳之中。

长身而起,笑道:“请罢。”

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位驸马对黄昏和徐辉祖的态度,是真不和善,说了这许久的话,别说茶,他连起身都没有。

黄昏和徐辉祖也没介意。

如果在官场之中连这种事也要放心里,真活不长久。

若是遇着国公给你脸色,你还能咋的?

当然,主要还是因为黄昏豁达,不太介意这些事情,面子是自己挣的,关键得靠里子,而现在自己还没多少拿得出手的里子。

徐辉祖么,是因为经历过太多的人情冷暖。

早些年的徐辉祖,是给别人脸色看的硬主。

朱棣登基后,还没圈禁之前,他就经常看别人脸色,圈禁之后没机会看,后来梅殷的靖难余晖,徐辉祖再次被启用,一些看清楚局势的朝堂大佬依然可以给他脸色看。

当然,靖难功臣都敢给他脸色,只不过官场嘛,大家讲究个人情,大多时候还是和气生财。

出了公事房,绕开几座建筑,来到校场。

京营驻防卫所,不仅在京畿周边有,城内也有,一般是负责城楼、大内的换防,因立国才几十年,现在的京营还是相当猛的——何况这批军营士卒大多参加过靖难,算老兵。

京畿周围的京营,其实没输给朱棣的北军,只是因为谷王朱惠和李景隆打开了金川门,所以当日之战,胜负并不清晰。

京畿卫所驻兵,不屯田,是正儿八经的全职兵。

此刻正在校场演练。

看见后军都督府事王宁来了,正在练兵的将军急忙上前,对王宁行礼之后,斜乜一眼徐辉祖,哟了一声,说我道是谁啊,原来是国舅爷啊。

这话看似没毛病,实则很讽刺,暗暗讽刺徐辉祖如果不是因为徐皇后,早就死了。

实际上——靖难武将都想杀他。

不止是他,当初给北军吃足了苦头的平安、盛庸等人,军中喊杀之声很高。

而这位叫陈旭的靖难功臣身份地位不低。

云阳伯。

一位正儿八经的伯爷。

也是后军中流砥柱的将军,当然,他的兵道着实有点提不上口,当初靖难,遇到盛庸之后,不战而逃,也就是朱棣对待自己人仁厚,要不然他早被砍头了。

也正因为这个缘故,陈旭是最想杀盛庸的人。

而像他这样的人,靖难功臣里还有很多。

说句难听点的,靖难功臣里真正能堪大用的确实不多,也就丘福、朱能、张玉等人,其他人都是时势造英雄。

由此也可以想见,朱允炆是如何将一手王炸带四个二都打输了的。

简直臭得一塌糊涂。

以陈旭的身份地位,还真有资格也有资本来怼一下重新启用的徐辉祖。

徐辉祖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黄昏咳嗽一声,“陈伯爷,今日来此,别无他事,是有些话,想给大家说说,能否请儿郎们列队,我就说几句话。”

陈旭斜乜一眼黄昏,眼高于顶的傲然道:“你是谁?”

驸马王宁不着声。

他巴不得陈旭这真撂开膀子揍徐辉祖和黄昏一顿。

黄昏无奈苦笑。

倒不是说这位伯爷品行多坏,站在他的角度,确实不会对徐辉祖和黄昏有好脸色,牺牲的那一百多儿郎,都是他麾下精锐。

道:“在下黄昏。”

陈旭愣了下,旋即怒不可遏,“是你!”

好小子,我那一百多儿郎跟着你们去了安南就回不到故乡,你俩竟然敢联袂而来,是欺我京营后军无人么。

膀子一撩,捏起砂锅大的拳头,火炸炸的冲上来,一把拽住黄昏的领口,就要一顿老拳,徐辉祖有徐皇后护着,老子不敢动他,但你黄昏一个南镇抚司的指挥,老子动不得?

打了也白打。

徐辉祖无动于衷,他根本不担心。

驸马王宁咳嗽了一声,示意意思意思就行了,别真打伤了……这是他咳嗽的意思,实则上他巴不得陈旭没脑子的一拳把黄昏打死。

黄昏脸色严肃,冷声道:“陈伯爷,你打我几拳,那一百多儿郎就能回来了?你打我几拳,安南人就会忌惮你的威风了?”

一把拍落陈旭的手,冷声道:“留着力气去安南罢。”

陈旭愣住。

嘿的一声怒极而笑,“所以,我那一百多儿郎就活该死在安南了,你们几位使臣就可以继续践踏在他们的鲜血上享受荣华富贵?”

黄昏一脸匪夷所思,“陈伯爷不会觉得,当时的情况下,我黄昏一介读书人,应该和那一百多儿郎一样,去上阵杀


状态提示:第三百七十一章 伯爷而已,安敢欺我?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