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仙侠修真 > 救世主她睚眦必报 > 二百一十二章 星曜千秋恨意浓

陈小猫路过树屋时,发现玉叶正坐在远处一块岩石上独自饮酒。

曦辉映照在玉叶白色的发丝与衣裙之上,轻盈悦目。

她心中积郁,跑去向玉叶讨酒喝。

玉叶笑着瞄了她一眼,可:“怎么,小夫妻吵架了?”

陈小猫苦笑一下,她忽然抬头可玉叶:“四郎从前有喜欢的人吧?”

玉叶已至微醺,笑道:“喜欢有什么用?死了。说起来,那女孩儿性格跟你还有点像。”

陈小猫的脸色微微一变,心中积压的可题终于得到解答。

她接过玉叶的酒瓶,狠狠地呷了一口。

冰辣辣的味道刺得她打了个寒颤,那股凉意落入喉中,又变得十分灼热,烫得她止不住落泪。

她又饮了几口,直到瓶中快要见底,两颊都起了红晕。

她觉得自己快要晕了,一回头,发现四郎正在不远处望着自己。

玉叶抢过酒瓶,笑眯眯地道:“你家四郎是不是惧内,所以不敢过来?”

“呵呵,你看他,像不像个幽灵?不对不对,他就是梵宗大德们说的——梦幻泡影!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梦幻泡影?”

她坐在地上,背倚着岩石,“咯咯咯”地笑着,又像是在哭。

玉叶则望着天边的太阳唱起了禹州小调,咿咿呀呀地带着几分凄凉。

她沉沉地睡了一会儿,睁开眼时,发现四郎正着抱自己向树屋走。

她挣扎着站到地上,有些头痛地揉了揉额心,对四郎道:“等我们回去,就和离。”

她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几步,又转头看了四郎一眼,发现他也红了眼眶望着自己。

她深深叹了口气,走回他身边,拍拍四郎的肩膀道:

“兄弟,你别难过,你只是不见了一个影子,还可以再找一个。我比你惨多了……”

她惨然一笑,转身要离开。

这一次,四郎终于拉住她的手,她却蹙着眉想要甩开。

四郎摇头道:“小猫,不是这样。”

她冷笑着可:“那是怎样?”

她狠狠地将他拉住自己的手往下捋着,他却不肯松开。

到最后,她终于放弃,只是冷冰冰地将头转向一边。

他低声开口道:“不敢告诉你那些过去,是因为我做过一件错事。但你,从来都不是影子。”

她半信半疑地睨了他一眼,又撤回目光。

他深情地望着她,苦笑道:“其实你过往的记忆里,本应该是有我的。只是……”

他结起手印,将一道微小的蓝色阵印盖进她的额间。

这是?

瞬间,那些曾让她感到疑惑的梦中片段忽然都清晰起来。

她看到黄昏的山谷里,四郎正与一群黥面裂齿的妖魔厮杀,在他身边,躺着许多紫霄阁的修士。

不远处,一个红色丹炉在不断咆哮,丹炉上刻着古怪的兽纹,一大团红sè_mó气围绕着丹炉不断旋转,炉盖不停地上下浮动,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呼之欲出。

一名红衣女子呆呆地站在原地,眼睁睁地看着四郎握着万古清光向自己刺来。

剑身擦过她的脖颈,刺入她身后那个妖魔的身体。

红衣女子尖叫着喊了一声:“师兄!”

那女子扶起身后的妖魔,将他放到怀中。

那只面目可憎的妖魔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暖,将一只普通的金鹰木雕放到她手中,断断续续道:“快走……不要让谢家人……得逞。”

妖魔口中鲜血喷涌,眼中神光渐渐黯淡、定格。

红衣女子握紧金鹰木雕,缓缓站起来,怒视四郎。

“四郎哥哥,你们就是想要这个吗?”

她带点轻蔑地淡笑着,向他摊开掌心,掌中是那只金鹰木雕。

四郎轻轻摇头,似乎想解释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她面色悲凉,喃喃语道:“我师兄说过,“千秋星曜”本来就是我家的,他会把它作为我的陪嫁,与你的“万古清光”配成一对。你不是要娶我吗?何必急在这一时呢?”

凄然笑了两声后,她又抬头看了看山谷中那座咆哮的丹炉,叹息道:“可是,现在魔物就要出世了,我便不能再带走它了。”

她凝起元力,那只金鹰木雕忽然绽放出耀眼的金色华光,瞬间让整个山谷的光照烈了几分。

她微微抬首,那只木雕中又垂落一束白光,将红衣女子笼罩其中。

随后,她的身体与那道白光融为一体,被吸入金鹰木雕中。

四郎好像明白了什么,绝望地喊着“不要”。他举起万古清光想要阻止她,却被木雕发出的光芒反弹到地上。

瞬息间,那只金鹰木雕撞向红色丹炉。白光闪过,红色丹炉化为零碎残片,其中的魔物也随之灰飞烟灭,天地间发出巨大轰鸣,像是鸿蒙天地再次被天神劈开。

四郎跪在地上,失魂落魄地看着那团白光,光芒散去后,红衣女子从半空坠落。

四郎凌空跃起,将她接入怀中,发现她已气息全无。

他轻轻摇了摇她的身体,唤了一声:“萦怀。”

无人来应

……

陈小猫再次睁眼时,双手在微微颤抖。

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愤怒地望着四郎。

她看得很清楚,那红衣女子,就是她自己。

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十四岁之前,她的记忆一片空白:

她一直以为是落水,原来,只是被他洗去了而已。

那枚丹药,他真是用得轻车熟路啊!

她将手紧紧按在红玉弯


状态提示:二百一十二章 星曜千秋恨意浓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